兩岸看世界》這裡,禁止中國人入內

兩岸看世界》這裡,禁止中國人入內

小杜爾迦女神們花車遊行。(作者提供)

第一次去印度,我就選擇了大吉嶺,這完全是因爲干城章嘉對我的吸引力太大了,遠遠大於泰姬陵和瓦拉納西這兩處知名景點。

少女漫画主人公×情敌桑连载版

我實在是太喜歡八千米級的雪山了,干城章嘉在14座八千米雪山裡排名第三。說明一下,世界公認的8000米雪山一共就14座,但這14座指的是14座雪山羣,比如干城章嘉五峰就是四座峰超過8000米,珠峰和安納普爾娜峰都各有三座超過8000米。

入關時,印度海關盤問我長達五分鐘,爲了打消他的疑慮,我只告訴他是爲了大吉嶺的紅茶而來,聽得他一臉的疑惑。

干城章嘉峰是當地的神山,在藏語和錫金語裡叫「雪中五寶」,外形像一座睡佛,所有登頂者都必須在近頂十米的地方止步,以示對當地人信仰的尊重。

走過尼泊爾ACT(安納普爾娜大環線)和尼泊爾EBC(珠峰南坡大本營)的我,理所當然要去辛加利拉(Singalila)徒步看干城章嘉,畢竟它的傳奇性並不亞於前兩者!

但是,觀賞干城章嘉的最佳地點據說要去錫金。由於印度非常介意中國人前往錫金,前往錫金一事對於擁有中國護照的人而言其實很難。而我們的這次行程,距離錫金最近處不到5米。

邻居控诉皮肤发痒、身体不适 标本师「金毛」喊遭霸凌

尼印的界碑,左邊尼泊爾,右邊印度,前方錫金。(作者提供)

飛機第一站是加爾各答,入關後轉印度國內航空前往巴格多格拉,再由此包車到大吉嶺。當然,這也不是唯一選擇,還有坐車去西里古裡、再坐火車上大吉嶺的方式。之所以選擇了包車,是因爲我們時間有限,且人員足夠多,費用也還合適。

毛利率提升 工信今年成长可期

趕到大吉嶺正值印度的杜爾迦節,廣場上已經佈置好杜爾迦降魔的場面。

一银获利良好 年终奖金预估超过7个月 明年业务拚双位数成长

傳說中那個可怕的凶神阿修羅,變成了水牛,以折磨衆神爲樂。於是溼婆配偶神杜爾迦,向四周伸出十臂,挑戰阿修羅。經過一番天崩地裂的大戰,女神抽出寶劍,斬殺了阿修羅,畫面直接就是杜爾迦降魔。後來,人們爲了感謝女神,特地送她回家與親人團聚,所以纔有了杜爾迦節。(題外話,至於神還會被水牛折磨?我是沒想通。)

韩国下调国会议员候选人年龄规定 18岁即可参选

大吉嶺廣場上的人們在杜爾迦女神前從早到晚地唱歌,幾乎沒停息過。還有一連幾天的花車遊行,大人小孩子都是盛裝出行,實在壯觀!無法判斷這些民衆是不是都是印度教徒,因爲大吉嶺上還有很多穆斯林、佛教徒和基督徒,各家的宗教場所都緊挨在一起,感覺和睦共處。

印度電影裡那些一言不和就唱歌跳舞的場面隨時隨地地發生,連我們都一個勁兒往花車擠,實在是太好看了!

之後的返程,我們還在加爾各答加入花車隊伍送杜爾迦女神入海,那個熱鬧的場面就如同我們廣東新年舞龍獅、端午節划龍舟一樣

南投 纸风车《蕃薯森林奇遇记》 4月3日工艺中心开演

應當地管理處要求,到辛加利拉徒步必須請當地嚮導,因爲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尼印邊境上來回穿梭,邊境上駐紮的士兵會檢查護照和通行證。

侧颜不美 小说

我們在大吉嶺廣場上的旅行社便做好了準備,請到了一位藏族嚮導Pema,談價格,瞭解地形和難易程度。一切順利完成後便去旁邊的牛津書店逛逛,有關登山的書、佛教的書、錫金的書,多如牛毛!

坐車到辛加利拉的第一站是Manaybjanjyang,這個單詞的複雜程度,我到第五天出山都沒能讀完整過!

经长邀思科来台设研发中心

大概是越野車司機師傅早餐吃的momo(藏氏餃子)比較多,非常樂意把我們送到他的越野車再也上不去的地方,省去了我們近兩個小時的上山路。當然Pema說這是他巧舌如簧的結果。

整個辛加利拉的路線沒有什麼強度,旁邊還有適合小型越野車的山路,如果遇到高原反應的話,隨時可以下撤到海拔較低的地方。對於我們經常徒步的人來說,頂多算是我們日常的拉練線。

途中,我們總會遇到一塊在路邊的牌子——「Fast drive could be your last drive!」,感覺就是立給我看的,以至於遇到過幾次後,我都跑去牌子下面留影紀念。

萬道龍皇 小說
爭斤論兩花花帽 小說

第一天由於下雨,我們幾乎看不見遠處有什麼,住宿在Tumling ,海拔近3000米,已是尼泊爾境內。房子修得豪華氣派,鮮花簇擁,就是沒法洗澡。也許跟ACT和EBC比起來不算徒步成熟路線,但比起珠峰東坡的紮營,條件好上十萬八千倍。晚餐是真豐富,有咖喱雞、咖喱土豆、咖喱其他菜,配上捲餅都覺得終身難忘。

當然,Pema卻說這裡是特別艱苦的地方。

吃飯間遇到幾個從廣州來的朋友,一直在敘述印度的髒亂差,說是趕上中國的七八十年代。還詢問我們怎麼會找到這麼個不知名的地方?(我心想:好像這條線也是世界徒步路線中很有名氣的吧。)

中校换跑道 刘晃宾种出石虎香蕉

我回答:「如果想着爲了好吃好喝,廣州CBD不香嗎?一路買買買,還有Wifi看世界各地的網紅打卡點,何苦費勁上這兒來?這裡除了山還是山!」廣州朋友們說,他們第三天看到干城章嘉後就下撤回大吉嶺。

第二天住宿Sandakphu,依然看不到干城章嘉,下午兩三點以後開始下雨,我們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客棧,除了第一天遇到的英國小情侶跑在我們前面外,其餘人還在後面艱難的爬升,當然廣州的朋友們是坐在越野車上吭哧吭哧地趕路。晚上在客棧再遇到的時候,還誇我們的腳力都超過了汽車,是大山裡野蠻生長出來的吧?大哥對這一回擊有些洋洋得意。

救观光业 北市旅馆公会提解方

廣州朋友請來的嚮導拍到了野生小熊貓,四處給大家炫耀,每個外國人都要長長驚歎一番。我找出手機裡下載的大熊貓,黑白相間的憨態能萌化大家的心。你們看,我也拍了只熊貓!笑得大家前仰後伏。一對美國夫婦趕緊問我熊貓故鄉有哪些徒步線?這時,我突然想起我個人走川西好像就登過一次四姑娘山,大部分都是開車環遊。

西方援助乌克兰武器 担心的可多了

Sandakphu是大部分人觀看干城章嘉的地方,玩兩天到三天的基本都在這裡打道回府,因爲再往上越野車就沒法開了,都是必須「甩火腿」(四川話:不坐車,走路)才能去的地方。早上五點起牀,穿成狗熊樣就直接爬到客棧樓頂。我們到達的時候,早就有很多人擠在那裡,不光有我們第一天碰到的所有人,還有很多印度徒步者。

大胆断言二胆兵最后下场!沈富雄惊爆:这非常丢脸

一連這幾天都是下午兩三點下雨,清晨能看到日出幾乎都是奢侈。但我們還是終於等來了日出!

太陽蹦出來的那一瞬間,所有人都要歡呼,圍成圈的拍照留念。我們還被印度徒步者們拉着一起合了幾張影。這膚色樣貌相差還真是大!以至於我經常想,寶萊塢的帥哥美女們都上哪兒去了?爲什麼看到的都天差地遠?不過我又轉念一想,我所在的法國公司,也沒見過蘇菲瑪索出現過呀!

第三天住宿Phalut,整個山上只剩下我們和那對英國小情侶。我們住在離山頂比較近的地方,一大早又是凌晨五點起牀,吭哧吭哧爬到山頂。

Pema帶我們走到一塊界碑邊上說左邊是尼泊爾,右邊是印度,更前方是錫金(這是我最好奇的地方!)。他還指着東北方說那裡是中國,他特別想去拉薩看看,想去布達拉宮朝聖。

用鼻呼吸好困难 「微创低温消融术」解鼻塞之苦

作爲一名藏族人,Pema已經不會藏語,但他會說英語、印地語、尼泊爾語,還有一門我沒聽懂的語言。他現在努力掙錢是爲了供女兒上最好的學校,將來不用像他這般辛苦。他還給我看了他與他妻子的泰坦尼克號式的照片。

我立即跟他說,要不要合夥在大吉嶺開個火鍋店?我看麥當勞和賽佰味的咖喱快餐都賣得這麼火,中國火鍋沒道理不火吧?他問我做什麼吃的?我說當然是煮咖喱土豆、咖喱雞,大吉嶺那家飛龍標誌的中餐館跟我們的飲食差得十萬八千里,更像是東南亞菜。

门槛降低 业者乐观其成

太陽出來照得干城章嘉更顯妖嬈,出了名的睡佛彷彿在修煉,我們卡嚓卡嚓地拍照,順帶還向更遠處的珠峰和馬卡魯望去。據說從錫金境內看,是近距離的美。

英特尔CEO大赞台积电有内幕 专家揭3奈米订单恐变毒药

干城章嘉的睡佛樣。(作者提供)

5G军备竞赛 中华电喊话:年底12000座基地台

虔誠的Pema對着幹城章嘉跪拜,祈禱神的祝福,我也依樣畫葫蘆,對我來說所有地方的神都是需要頂禮膜拜的,表示敬畏,畢竟是在別人家的地盤,初來乍到就應該表現出該有的謙虛和謹慎,中國話「縣官不現管」嘛。上一次在阿塞拜疆拜過祆教的聖火,同去的妹妹都覺得我諸神不分。

Phalut是這次的最高點,第四天就開始下山。

营运带劲 智伸科台达电认购冲

Phalut,我們住的小木屋。(作者提供)

從三千多米的地方下到兩千多米的lost village,還是被這個小村莊的美震憾到了。

由於杜爾迦節,lost village的孩子們都沒有去上學,在村裡的草地上玩板球。大人們站在陽臺上滿臉的笑容,看着我們經過,打招呼。他們大多長得跟我們一樣,我對Pema說,長着中國臉的孩子們都是最好看的!和我一樣漂亮!自此,Pema把我的英文名換成了Chinese beauty。

正在打球的孩子們。(作者提供)

第四天,住在一個不知名的尼泊爾人家,這裡有了4G信號,可以發朋友圈炫耀我們門前的鮮花和梯田。

晚上坐在廚房裡喝正宗的奶茶,這是我們看着女主人燒出的一鍋新鮮奶茶,不加任何東西,就着她做的咖喱土豆拌米飯,香甜無比。還加了些青葉菜,都是他們自家田裡現採的。

喜馬拉雅山南麓氣候真是宜人,海拔兩千多米的地方,種啥啥活。

印度境內的尼泊爾人家。(作者提供)

最後一天要下到Rimbick,這是徒步的終點,需要我們去徒步管理處報到。

漫長的下山路有大段是沿着界河邊走的,對面就是錫金。我們很想過去看看,每次走到橋邊,都要駐足停留幾分鐘。Pema守在一邊,介紹錫金的部分村莊,遠遠看上去跟這邊的西孟加拉邦區別也不大,一樣的房屋造型,一樣的門前鮮花,還有一樣長相的人們。

习近平访南非 深化全面战略关系

民汐线被称「盲肠线」停摆 议员轰柯文哲「低路」

對面的錫金。(作者提供)

下到Rimbick的時候,時間還早,聽說大吉嶺的旅遊從業人員們正在罷工,要求政府和老闆加工資,說是六點以後纔會恢復工作,我們的車肯定在這個時段不會開過來。我們正好在鎮上蹓躂蹓躂,喝喝當地的奶茶,看看當地的風土人情,還要假裝遇到Pema,當成不認識的帥哥來搭訕。

這個鎮上可能是尼泊爾人居多,因爲供奉的是毗溼奴。

国民党喊话林智坚:勿以「旧闻」闪躲抄袭

毗溼奴與溼婆最簡單的區別:溼婆額頭上有第三隻眼,坐騎是公牛南迪,而毗溼奴很多時候是躺在多頭蛇舍沙的懷裡或是坐在大鵬金翅鳥上。

傳說毗溼奴攪動乳海是爲了拿到長生不老藥,結果攪出很多阿普莎娜小仙女(吳哥窟最有名的跳舞仙女),外帶攪出了自己的老婆吉祥天女。

Balenciaga 打造今年最吓趴

悍妻当家:娘子,轻点打 小说

Pema不知從哪兒說動了一輛越野車,下午兩三點時就可以出發開回大吉嶺,這樣我們就不必在黑夜裡坐車擔驚受怕。同時Pema也一再強調如果回到大吉嶺,任何人問,都要回答明天要趕飛機回中國。我們也終於長長鬆了一口氣,這晚可以住到暖和而又寬敞的房間,洗得乾乾淨淨,漂漂亮亮,到樓下網紅打卡點momo館吃飯。

之後我們留了整整一天作爲紅茶之旅,開啓了買買買模式。唯一後悔的是沒有時間去噶倫堡,據說那裡是通往印度之路的第一站。

現在想來,不知道將來要等到什麼時候,纔有機會去了?(兩把菜刀)

(本文來源:「環行星球」公衆號)